看论坛 Kan.mybb.im

看论坛KanBBS

User info

Welcome, Gues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You are here » 看论坛KanBBS » 清水 » [JOJO/草莓橘]Fake Plastic Trees


[JOJO/草莓橘]Fake Plastic Trees

Posts 1 to 2 of 2

1

感谢@佐藤 的约稿




纳兰迦,滚远点!

福葛说道,他本来脑子就谈不上清醒,纳兰迦来的路上还在吵他,现在也是惹得他心烦。他只能对他吼着说话,把路上的怨气也一并发泄在其中了,但只因为清醒还剩下一半,还是能从他的语气中品出骨子里那顽固不化的上流社会的韵味,这和他的暴躁一起融着、揉进他的灵魂里。这称得上他第一次独立计划任务,他认为布加拉提看上他的不仅仅只是男人口中夹带三分笑意时说出的韧劲,还有他的脑子,这无论睁开眼睛摄入还是闭上眼睛思考都能转的飞快的东西,所以他不仅要计划、还要亲自来把计划落实一一欣赏他的男人就站在一旁,也许是靠着墙,至少记忆中的是这样,此刻便容不得半点差错。一声声兽类低吼似的咕噜声在他们之间的空间炸开,和他暴躁的声音一起成为不和谐的噪音,紫烟就在福葛身边徘徊,唾液重重发砸在两面画满街头涂鸦从而掩盖之下吸毒者用血写出的脏话和最卑微肮脏的欲求的两面老墙之间的水泥地上,流淌着、和下水道附近发臭的积水融为一体。紫烟缓慢的移动着身子,棋盘样的身体压的很低,迈步时几次能听到咯吱作响的骨头,又在听清之前被它深沉却又不安的眼神所打断,里面混着孩童般天真的疯狂。

福葛不敢在这样的状态下接近纳兰迦,做出些有失礼貌的动作,这太不可控了。所以他只能骂纳兰迦,他也不自主的向前踏了一步,头发因为此刻的慌张和憔悴显得有些杂乱,多半是因为汗液的缘故,让几根发丝粘在了面颊:你觉得我这幅样子很可笑吗?这就是我的替身!它能伤害敌人,也能伤害你们!福葛吼出的声音称得上是歇斯底里,他的肤色本来就偏白,此时的他看起来要比那个前几日病怏怏的毛孩更加的干瘦,从而让人觉得这样的身躯里爆发出嘶吼值得赢来后退和胆怯,但是纳兰迦没有任何动作,仅仅只是注视着在地上脱力跪着的福葛任由他辱骂。直到被布加拉提拉走,他的视线一直没能离开福葛,他就像是被剪掉了提线的木偶,但是唯有那颗头不愿意低下,被钉死了似的,深深的把愤怒和绝望写进他漂亮的玻璃眼珠中。纳兰迦不知道自己的情感如何,不能形容为胆怯,不能称作包容,两者糅杂,成为了一种惊讶。他的诧异能置他于死地福葛伤害他们太简单的,就像是潜伏在绒毛中的玻璃渣,不、应该说是刀片。纳兰迦有那么一瞬间,理解了福葛,就如他刚见到自己说的话。他永远记得。




纳兰迦一直以为人类的感情附着于薄薄的纸上,陈旧又单薄,像是纸刀一样,容易被当做武器,所以他看不懂那群人,碰见他们的明显的波动便避繁就简,干脆跑开。他不喜欢逃走,但要保护自己。纳兰迦已经被刺激过了,他的眼睛化脓发臭,时不时流出黄水,弄得他半张脸都是;但凡路过的人,他们见到纳兰迦就露出厌恶的表情,捂住鼻子走开。他像只鳟鱼,穿过了水,穿过了人们的感情,黏液保护他,也让水不靠近他。纳兰迦起初还能向路人讨到一些钱和食物,过后他越来越邋遢,连一块面包也得不到了。这时候他跟亲人断绝关系五六个月。他以为人都是那样的:在乎过去、在乎自己、在乎利益没有像他这样的感情用事。餐馆的垃圾桶里面的东西起码能饱腹。他从垃圾桶中拿起一块面包,塞入嘴中咀嚼。面包又硬又干,他也认为是美食,也许牢饭都比这个好多。纳兰迦可能才注意到自己正被他人打量,恶狠狠地朝福葛吼道:看什么看!

福葛眼中的纳兰迦狼狈又脆弱,像只湿漉漉的野猫,呲牙炸毛的,于是他站在原地,任由纳兰迦骂了几句。这幅场景似曾相识,在多年前他也是被家庭和学校逼到角落,一边祈求他们饶过自己,一边想着如何报复他们他的想法没有实现,因为在福葛内心没有恨的人,硬要说那个烦恼的梦魇也是自己的影子。福葛以为自己长大,能保护弱者了于是他对纳兰迦伸出手,说:面包不好吃吗,我们进去吃点热乎的食物?这种邀请对于纳兰迦是致命的,肚子的难受和他所说的美食组成的诱惑是他不能抵挡的。纳兰迦咬了咬牙,下定决心,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

纳兰迦脏兮兮的手落在福葛干净又白的手心中,他的尖牙利爪收敛起来,把自己温顺的、能让人信任的一面展现出来。他这几个月第一次笑得这么痛快,像是同过去的自己告别一般。难道他需要说出再叫了,我狗屎一样的过去!我遇见好人了,绝对是比那个金头发的混蛋好上个几百倍的人!纳兰迦在意福葛的发色很久,那是金色与银色相间的色彩,是铂金色的,就是牡蛎壳里面的颜色。福葛躺在壳里面,纳兰迦握住他温暖又苍白的手,且仔细亲吻它们,一遍又一遍地对他说谢谢你。他铂金色的头发和酱紫色的眼睛印在纳兰迦的记忆中,让他反复擦拭这颗葡萄,那颗草莓。福葛对他人的同情所带来的满足感在这一瞬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凝视着和自己相似的眼睛,笑了笑,然后把他拉进了餐厅,对布加拉提说:我想请他吃东西!拜托了!福葛握紧纳兰迦的手,生怕他走丢了。

他叫什么?布加拉提问道。

福葛难得没有先一步回答,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感情用事带回来的人。纳兰迦感受到肩膀被捏了一下,他一瞬间明白,说得很大声:纳兰迦。纳兰迦吉尔卡。放心,我的父母我的父母都不在了,只有我一个人。




这家餐厅不能说上好,但食物是他们最爱的。他们会选定一个靠近窗的位置,最好是类似于包间的那种。没有人提出指向纳兰迦的任何问题,福葛明白那些略微尖锐的问题就能将他刺伤,弄得血肉模糊。他们一直问纳兰迦关于食物的问题,但凡是他提到的、喜欢吃的,便会叫一份。这张圆桌子上盛满了纳兰迦的梦想,像是小船一样轻轻地渡到理解他的手眼下。于是所有痛苦能够被理解,但哪些详细的片段化作玻璃渣,一直陪伴他一身。福葛就是这样的人,他理解别人,也不被别人理解。

纳兰迦满意地擦了擦嘴,向布加拉提道谢。有时候抬眼瞅了瞅他:这是一个温厚又正直的人,看上去比福葛大一些,看上去是个值得信任的人。他不管布加拉提是不是他想的人,因为他跟定福葛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福葛救了他的命,在物质上、在心理上都是。纳兰迦喝了口水,问:我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布鲁诺布加拉提,请你吃饭的那位叫潘纳科达福葛。布加拉提说道。

纳兰迦默念了几遍福葛的全名,努力地记忆。他在这几个月偏头痛很严重,发作的次数增加,有时候疼得要捂住脸,抱头痛哭。纳兰迦突然蹲下来,正好碰到头。福葛猜测是他的眼疾犯了,见面的时候他拿脏的绷带包裹着,估计是发炎了。福葛半哄骗半强制地扒开纳兰迦的手,轻轻地揭开绷带伤口四周发炎肿胀,红彤彤的,肿起来的地方流出黏液。福葛说:布加拉提,可以的话麻烦你买绷带纱布和消毒液了先处理干净伤口,等等的话去看医生。

布加拉提留下他们二人,嘱咐福葛照顾好纳兰迦。福葛当然会,因为从见到他开始就发觉他们是同一类人,至少是能接受对方的性格和糟糕的过去;他们的共同点是凄惨又令人作呕的过去像是下水道的剩菜剩饭,两人都不想回忆,也不愿意提起。有些事情是不用提便能知晓的,纳兰迦慢慢地被水浸湿,碎成一半一半的,原本的盘子已经被打碎了,任由修复的人再怎么努力,都不会改变自己已经是分裂的、破碎的事实。福葛叹了叹气,掀开纳兰迦的刘海,帮他擦拭汗水。眼疾一定很疼,纳兰迦一个人流浪也很疼,福葛的过去比他们的结合体更难让人忍受。一切像是风,捉住命运之树的树枝,拼命摇下来的叶子没有人在意,慢慢地,无人问津。人类的记忆停留在最鲜明的时刻,无论好与坏。这时候布加拉提的声音响起来,福葛突然记得还有陌生人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可靠纳兰迦眼中的福葛必然也是像布加拉提这样的人。

福葛用沾了消毒水的纱布擦拭完伤口四周。这必然会疼,但纳兰迦忍住没有叫,另一只眼睛直勾勾地凝视他的动作,问道:你为什么要帮助我。福葛被这问题逗笑了,因为他是第一个接受了自己的帮助还要提问的人,难道这个世界的人都不是心安理得地享受他人的好意吗。

因为我觉得你是个好人,所以我帮你了。假如你觉得有问题的话,可以等你的眼疾康复后再离开。放心,我不会用照顾你的借口来讹你的钱。福葛想了想,才说,但他其实想说感觉纳兰迦和自己很像,所以才向布加拉提提出请他吃饭的。不过没有关系,事实证明他们不需要说出过去,就能知晓彼此光鲜亮丽或者凶恶的外表下有条长长的疤,记载了自己所有的痛苦和郁闷。它像是水,像是烤干的白海藻,像是橘子味的香水福葛又不会在意他的性格。

他用纱布和绷带仔仔细细地包裹眼疾,期间凑得很近。纳兰迦闻到福葛身上的味道,那是一种很好闻的、淡淡的果香,没有奶味和浓烈的香精味,更亲和人一点。他看着福葛的睫毛和酱紫色的眼睛,不禁靠近他,用鼻子嗅嗅。福葛吓了一跳,停住了包扎的动作,问:你在干什么?纳兰迦得意地笑了笑,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身上有种很好闻的味道?有没有告诉你,你的眼睛很好看,像是紫色的葡萄?有没有人福葛捂住他的嘴,刻薄地嘲笑这人:只有你才会在意,正常人都在想我会不会在食物里下药,让你昏迷随便把你送到乡村。

你要把我送走吗?


福葛?你要把我送走吗?纳兰迦盯着福葛,而福葛视线里他的眼睛得到充分的美化,变得十分好看。他突然想到纳兰迦的比喻,晶莹剔透的葡萄。

没有得到回答的纳兰迦低着头,十分失落。福葛想了想,决定揉了揉他的头发,纳兰迦尖叫起来,不要弄我的头发!福葛见到他恢复了先前的那种活力的时候,说:我接受你的过去,希望一顿午餐可以让你加入我们。假如你想继续流浪或者离开那不列斯的话福葛话没有说完,纳兰迦抢答,我愿意!!!我愿意留下来!!!




纳兰迦一直很想告诉福葛自己接受他的过去,像是他第一次见到他,就决定善待他一样。纳兰迦一直没有机会说出来,他比福葛所想的还要容易接受现实,毕竟过去的阴霾也许不会一直陪伴他,但福葛必然会深陷在里面,无法自拔。纳兰迦想向他伸出手,拉住他,把他拽上去,把福葛拽出如同天鹅绒的夜幕中。纳兰迦知道福葛在那不列斯的港口,于是买了两听芬达,慢慢地接近他。他挪到了福葛旁边,说:嗨,晚上好。福葛没有说话,纳兰迦继续自言自语,你的替身真强啊,不过我的航空史密斯可不是空架子!

福葛开口,说:你是过来看我的笑话的吗?

不是!我是想说,我一直很尊敬你,也一直以为自己理解你。你理解我的时候十分容易,为什么到我理解你的时候就如此困难。

其实福葛一直都知道纳兰迦想要理解自己,在过去,他以为自己是猜错了,便否定自己,没有给过纳兰迦机会。现在,福葛对自己的替身和过去反反复复地生气,纳兰迦也知道他生气的原由。他问纳兰迦,你真的想了解我吗?

真的,千真万确!

0

2

【官方】
用户您好,KanBBS目前已全面升级为Shangrila社区。欢迎您移步到新网站继续分享您的创作。
网址http://www.shangrila.co.ax/
为保证用户体验,您的此篇文章已由官方账号进行转载。您可以在注册账号后联系管理员进行更改。
感谢您的支持。
KanBBS团队敬上

0


You are here » 看论坛KanBBS » 清水 » [JOJO/草莓橘]Fake Plastic Trees